美育缺失,谁来补位?
时间:2018-07-21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他的《什么是教育》一书中,说了这样一段充满诗意的话:“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一棵树,一朵云推动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这句话同样可以用到对美育的理解上:艺术教育的根本目的,是人格的养成。

  作为世界上最重视教育的民族之一,国人对于美育的关注,也随着全社会文化水平的提升而逐渐由幕后走到台前。而此时,我们却常不无遗憾地发现,美育的缺失,在当下的中国,确实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

  刘勃舒:我常常感到很悲哀,问题那么多,明摆着,由于体制原因,谁都无能为力。我跟美协讲,希望他们组织调研,派人下去摸情况,发现问题,发掘“苗子”,把金子挖出来,帮他办展、出书、亮相,逐步培养起来。培养大画家要花大力气,不要让他们孤立无援,泡在市场上,漂在社会上,走在小路上,并最终夭折。

  (中国美术家协会顾问,中国国家画院名誉院长、研究员)

  张晓凌:整个中国都处在美育极度缺失的状态中。在我看来,美育的缺失即精神的缺失,培养一流的国民精神与性格,没有美育是完全不可能的。从某种意义上讲,美育可以代宗教。当下的中国,完全可以以良好的文化设施为核心,建构自己独有的美育体系,以此为基础,积数年之功,形成国人特有的风度与品位。

  当下的中国美育,由上到下存在三个层次的缺失:首先是顶层设计的缺失,在最高层面上,没有把美育提升到一个关乎国家民族未来的高度,总体上还是重视不够;其次是美育理念建构的缺失,一个完整的、立足于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的美术教育理论体系还没有搭建起来;最后是美术教育队伍的缺失,一个成熟的能够将美育理念落地的队伍,还需要进一步建设。

  当然,这种缺失是相对于当下中国的发展状态的:一个二十一世纪的泱泱大国,需要有一支与之相配套的美术教育体系,唯有如此,中国美术乃至中国整体的国民素养,才会有更好的未来。

  (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中国美术报》总编辑)

  杨红:我父亲杨之光曾在美国生活了十年,让他十分惊讶的,是美国的少儿美育跟国内截然不同:国内通常认为的美术教育,其功能是审美与修养方面的训练或者艺术家的培养,而西方的美术教育,更重视的功能是想象力与创造力的培养;我们着重于技术上的培养,他们则更重视创造力和思维能力的培养,并且已经形成系统的学科体系。而且他们并不会局限在艺术学科,而是为各行各业的人才做好创意性思维培养的铺垫。

  这番经历打开了他的思维,让他意识到原来美术的学习是人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培养的最佳途径。但同时他也深知,在体制教育中推行这一类的创意性思维的培养,是件很困难的事。所以,他回国之后并没想到要在教育系统里面改变什么,他只想成立一个美术中心,从一点一滴慢慢做起,能影响多少是多少。哪怕改变不了什么,但至少能起到一个补充的作用。